大家都在搜

王鹤鸣的Q&A,影视维基百科的7问



  文章采访者:张钰清

  

 

  王鹤鸣,剧本超市创始人、CEO,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知识产权服务专委会委员,第五届中传“扬帆杯”全国大学生原创剧本大赛组委会执行秘书长。2015年12月,王鹤鸣创办了北京尚世星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打造了国内专业的影视项目交易平台——剧本超市,解决影视行业信息不对称,嫁接海量影视项目资源。

  通过剧本超市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产业模式,王鹤鸣倡导影视行业从委托创作向著作权转让方向迈进。力争实现“去渠道化”运营,减少作品的“沉默时间”,降低影视公司种子期的投资风险,盘活行业内优质的剧本版权项目,撬动中国每年400亿影视项目闲置资产。

  Q & A

  Q:我们认为什么是影视版权,这个影视版权的产品都有哪些呢?

  王鹤鸣:我首先谈最具交易价值的四类影视版权。

  第一类,剧本的著作权。剧本版权是影视行业内的刚需,有了剧本,才会有后续的一系列的投资、制作、发行等等。换而言之,影视项目的最上游是剧本,但作为“孵化”剧本的“母鸡”,常常编剧却处于利益链条的下游。很多的编剧为影视公司打工,做委托创作的工作,真正的产权所有人是影视公司。

  

 

  Q:难怪很多编剧常开玩笑说:“一字一句辛辛苦苦搭好房子,影视公司却是房产证上的唯一户主。”所以编剧怎样才能在这笔房屋买卖的交易链条里占据上游呢?

  王鹤鸣:剧本版权分为十四项,除了署名权给到编剧,其他如修改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等基本上都是归属在影视公司的。这导致了很多影视行业的编剧,既不能出名也不能获利,近年编剧这个群体也就越来越小众了。

  其实,作为文学创作者,就像音乐作家一样,授予版权给别人使用的时候,应当是终身获益者,这里涉及到著作权转让的概念。美国日韩、包括国内的一些大编剧,都会通过著作权转让变现。

  作为一个完整的文学剧本的原创,其实可以把版权拆分成院线、电视剧、网剧授权,甚至还有游戏授权、动漫授权等。如果原创著作者的网大授权卖价不高,同时也可高价转让电视剧或者院线电影的授权。所以说,作为剧本原创作者,其实应该是影视版权行业甲方,而不是乙方甚至是给别人打工的。

  

 

  Q:近日,BT天堂”站长获刑3年并罚80万,胖鸟电影站长被罚数十万,他们侵犯了哪种重要版权呢?

  王鹤鸣:这是第二类,影视成片版权。影视行业就是版权的一轮一轮运作,当文字运作为成片,就涉及影像版权,一般通过发行变现。成片给到一些播出平台,如爱奇艺、腾讯,甚至电视台。因为属于无形资产,可能就是一盘带子、一块硬盘,所以比较容易被侵权,但也是最具交易价值的影视版权。

  第三类,是影视改编权,分两个类别。一是爆款影视改编权。比如《战狼》成了爆款电影后,有人希望买到他的电视剧授权、动漫授权、甚至游戏授权,比如做个游戏就叫《战狼》,可以用里面的人物。其实有很多这样的案例,把它的改编权、翻拍权等权利作为版权价值变现。 第二是小说IP,也叫文学的影视改编权。比如《鬼吹灯》、《平凡的世界》、《红高粱》,还有从国外买的《城市猎人》都是文学改编成影视。小说IP具有版权价值,都可以改编成影视作品。

  

 

  Q:近年一些甜宠剧或者职场剧市场较为火热,比如《亲爱的热爱的》、《安家》等,前几年大热的穿越剧、大女主戏已经鲜有。很多编剧朋友和影视公司却因版权流动相对滞后,赶不上影视市场的极速流动,对于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王鹤鸣:没错,这正是影视行业的交易痛点。两个问题,一是目前版权只有通过传播后有知名度,才会实现增值。小说IP可以经过轮番炒作拥有500万读者,实现版权价值最大化,但剧本让5个人看就涉及泄密。不能流通的版权,价值就会很低。

  二是评估。版权具有时效性,可能今天值钱,明天就不值钱。可能今天不值钱,明天很值钱。比如说刘慈欣的《三体》,大刘没有火的时候这部作品的版权与火了之后的价格相差甚远。《鬼吹灯》天下霸唱,当年十几部小说版权以极低价格出售。天下霸唱火了,版权一轮一轮炒作再卖的时候,上千万一部。 简而言之,版权不能流通、不能交易、难以评估。

  

 

  Q:说到影视版权的运作和它的价值评估,我联想到那句很顺口的广告词“瓜子二手车直卖网,推出全国购,哪里价格低,帮你哪里买”,二手车交易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的成熟评估机制,里程数、发动机状态等评估标准都可以被量化。同样是有价物质,作为无形资产的影视版权可以参考么?

  王鹤鸣:汽车是固定资产,评估价值相对恒定,而影视版权的价值更像是艺术品的评估,有一个浮动。一幅画,今年不值钱,明年艺术品炒作,认购的人多了,就值钱了。有人来愿意买才是王道,而我们剧本价值评估做的更像是一种“尽调服务”,剧本超市做的就是在让编剧和影视公司双方利润最大化的运营经纪机构和服务机构。

  到底一个无形资产,一个版权资产是不是有标准呢,我们觉得是有标准的。我把我们剧本超市4年多的剧本交易经验里提取出来的一些标准给你去分享一下。首先:一个剧本的作者名气、剧本的策划和管理者(比如一个小编剧写的,但是是一个大导演和大公司运作的、剧本的“沉默时间”、是否之前有成本支出、目前市场的需求度、审查风险、可改编的类型价值等等我们做出来20多项评估标准,都是从不同的维度进行评估。

  

 

  Q:那么贵价剧本跌价怎么算,平价剧本能否增值,低价剧本升职如何安抚创作者,低价剧本黄了怎么售后?

  王鹤鸣:我觉得你陷入到一个瓶颈当中,比如说股票有涨有跌,入市的人还是摩肩接踵,股价很低的时候,有的人可能就想低价抄底。有的人,可能他这个产品越来越高的时候,他也可以去高价买入,这个都是市场化的一种行为。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魅力。

  所以,在“公开化”的“市场需求”,你不需要,并不等于别人不需要。毕加索和莫奈的画在某些人眼里价值连城,在某些人眼里一钱不值,剧本也一样,这就是艺术品的魅力,是“影视版权市场”的魅力。你欣不欣赏它,没有标准。这样也更加印证了一个道理,喜欢的人多了、包装的到位了,就一定能找到更多的人喜欢和需求,它的价值才会被放大和提高。

  根本不用安抚,也不用增值。因为艺术品的贬值和增值是根据市场需求而来,我们只要做好平台和服务就好。

  

 

  Q:我们知道影视版权市场必须跟投资挂钩,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投内容、投早期。但很多资本表示会觉得行业水太深了,不敢投资,所以才导致了中国影视行业发展并不领先。对此您怎么看?

  王鹤鸣:版权透明化、规模化,才会有更多的投资愿意投“内容”、投早期的版权。首先要解决几个问题。

  第一,一个正规的影视版权交易市场亟待建立。我有一个愿景,希望影视行业+文化产权交易所强强联合,我们出门遛个弯就能在那儿,购买一个剧本、影视成片,也可以挂一些版权到那儿去卖。

  我们国家有一种机构文化产权交易所,目前省级以上的文交所有27所。我呼吁文交所搭建一个正规的市场化、规模化的交易平台,能够把影视的版权作为一个重要的交易产品来进行交易。我也呼吁导演协会、编剧协会和制片人协会,呼吁影视公司,把自己的版权放到这些正规的交易市场去流通、去交易。

  第二,建立场内交易体系。最重要的是前期通过影视公司需求版权方,也就是B端客户在场内交易引入资本。举个例子,潘家园有很多的古董文玩,但潘家园儿的第一批客户,一定是很懂文玩的人并有文玩需求才会进来,慢慢的社会资本或闲散的客户才会进场交易。

  那么接下来,就像当我们去银行质押贷款,比如说我要贷款一个房子,那我可能抵押是房子70%的钱,如果我要是一辆车的话,我能贷出来车50%的钱。影视版权的话,也完全可以质押贷款。它可以类属于一个高风险的抵押,那我们贷10%-20%。只要有供需关系,版权就有价值,也就是说可以通过流通使这些版权放大它的价值。

  第三,经济机构和运营服务的公司出现。交易体系形成后市场逐渐活跃,就经纪公司和运营公司入场,建立评估机构、确权机构。举个例子,当房地产需要交易的时候,必然就会有房地产公司、房地产经纪人出现。其实中国的完片担保公司、演员经纪公司在相关垂直细分领域的发展已经十分成熟。但在世界影视版权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中国已经吃了很多的亏。作为一个战略性的发展,在未来,我认为文化的输出也好,内容的输出也好,版权经纪公司不可或缺。

  第四,服务体系的建立。当有了正规的、活跃的版权交易市场,随之而来的就是相关服务。这个服务体系很复杂并且在不断的探索中,例如版权认证、版权登记、版权存证、版权维权、版权担保、版权质押融资、版权竞价拍卖等服务。

  

 

  王鹤鸣:“我认为目前中国90%以上的制作公司都是在自己开发剧本。剧本开发出来以后,闲置资产巨大,版权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运作。所以我认为未来相关垂直领域会越来越细分,细化。内容就是创作内容,制作就是搞制作的,投资就是搞投资的。”




上一篇:百利好环球:投资交易最基本的要素——一个靠谱的平台
下一篇:返回列表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