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戒 酒



  作者:林宏伟

  戒酒这句话我说了几十年了,每当喝多了酒、头晕、目眩、腿软、呕吐、老婆骂、孩子嫌、难受得死不了活不旺的时候就喊叫着一定要戒酒,再也不喝了,谁叫也不去了,李白喝酒有天子呼来不上船,我决心天子邀酒也不去。但过了两天,仅仅只过了两天,活过来的时候有好友相约,便屁颠屁颠的又去了,有朋友就说:你是性情中人。但我觉得是自己没脸!

  

15060911021460.jpg

 

  前段时间做了个体检,拿着报告去找医生咨询,医生看着报告问:抽烟不?不!喝酒不?喝!喝多少啊?大概二三两到半斤!频率高不高?一周两三场吧!医生抬头看着我用浓重的川语喊道:“噢吆!你是男同志里的交际花吆!”惹得一房子的白大褂哈哈大笑,我看不到她们口罩下的脸,但能感觉到一双双眼睛像聚光灯一样射向我,顿时窘迫不已,赶紧拉了拉口罩,都想把眼睛也遮住。医生又说了:你这胃问题很大,有溃疡还有糜烂,要开药,以后再不要喝酒了!我忙回答:是是是,再也不喝了,拿着处方逃也似的出了诊室。

  

17040322588021.jpg

 

  吃着治胃病的药,但酒场子依然频繁也不能不去。因这种场子没有鸿门宴、没有升官发财、承揽工程、尔虞我诈等特殊目的。我无官、无衔、无权、无钱、无色,没有利用价值,也不用害怕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种场合我最喜欢用一个词“素”场子,这是我发明的,就是一帮朋友、一帮战友聚在一起喝酒餐叙。餐叙这个词非常好,这词是《大文坊》总编贾永红老师发明的,我觉得这餐叙两字是本世纪最妥帖、最大气、最文气、最接地气的发明,是对我们这种“素”宴最恰当的说明。战友们、朋友们每当有谁要出差了、或者谁家有喜事了、有些日子没见面了,大伙儿就找时间在谁家里或者在餐馆里聚在一起餐叙。我们大都是行伍出身,没有古人那样文气折柳送别,我们喜欢大口喝酒,最欣赏那种端起斟满了酒的大碗或茶杯齐刷刷的碰出响声之后一口喝干,不为别的,只想祝福大家好上加好,有调皮捣蛋的常会给带媳妇的人敬酒,祝福他再娶一房,媳妇听到了就会立刻给他再斟满酒回敬,直喝得他再不敢说娶二房的事,就连买二套房的话也不敢说了。有要回老家探亲的就嘱咐他带去对家乡亲人的问候,回来之后要接风洗尘,也不为别的,只想听听那久违了的浓浓乡音述说故乡的变化,回忆曾经的足迹,聊聊自己从懵懂到世故,从青丝到白发也常常心潮澎湃眼眶湿润。

  

17040322588992.jpg

 

  酒场子有大有小,有丰有简,多则一二十人一大桌菜肴,少则两三好友一盘花生米就酒也好,不论吃什么喝什么,只要能说说心里话就好,诉委屈排压抑,常常是酒过三巡,把特朗普拜登抡垂的事“论证”过了,也把某某小区菜店的白菜粉条质量好坏也“评判”了,把只能给媳妇说的悄悄话也说了,把不能给媳妇说的话也说了,大家听了只是一乐,没人计较、没人议论、没人传播、也没人当回事,但不论谁遇到了困难,只要稍提一声大家都会记在心里,各自发挥神通出主意想办法,直到解决问题为止。你说这样的酒我咋能戒了呢?

  林宏伟,陕西商洛市商州区人,曾为驰骋喀喇昆仑汽车兵,后转业地方,现在就职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政府机关。新疆作家协会会员,新疆把州作家协会会员,现居新疆库尔勒,有作品散见报刊和网络平台,著有长篇小说《摇宝》。微旬刊《大文坊》2019年度文学奖获得者。




上一篇:无创微整形大师袁抒怀教授莅临盐城艾美莉整形医院
下一篇:返回列表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