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一本旧书引起的回忆



  作者:李德富

  前几天,一位朋友还给我一本厚厚的书,书虽然十分陈旧,页面己经翻黄,保存却很完好,页数整齐,没有一点卷角。

  这本书便是托尔斯泰的《复活》。看见这本页面已呈淡黄色的旧书,唤醒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一九七六年十二月,我从学校参军去了新疆尼勒克,那里的冬天冰天雪地,部队一半学习一半训练。我喜欢读书,遇上星期天就请假上县城去买书,县城距驻地还有十一、二公里的路,常常是冒着漫天的雪花去,踩着厚厚的积雪回来,浑身冻得打哆嗦。但是,只要能买上自己喜爱的书,我心里便热乎乎的。有一次,我上县城去买书,新华书店要下午才开门,我便在城里转悠着、等着,不一会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满天的雪花上飞下舞,天空越来越暗,空气越来越冷,我肌肠咕咕,可身上只揣有几元的津贴费,我怕吃饭后买书钱不够,只好忍着。熬到了下午四点书店开门,室内暖暖的温度很快溶化了我身上的积雪,浸湿了衣服,我顾不了那么多,在书架上如饥似渴地找寻着我需要的书,让我喜处望外的是,我看见了书架上的一本巜复活》,我庆幸今天没白等,可刚伸手准备去拿时,旁边一个深蓝眼晴,头戴小花帽的青年敏捷的取下了书,我的心一刹哪沉到了冰窟里,这是位维吾尔青年,好在他把书捧在手里,翻了两篇,看见我用贪觅的眼光看着他,他对我笑笑说,“亚克西!”将书递给了我,我知道这是汉文版,他一定读不懂,但我还是向他说了声“谢谢!”如获至宝,便拿着书到吧台去交了款。当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回到连队时,身上己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时间超过了连队晚点名,我被挨了一顿批评,但是,买到了一部名著,我心里还是乐滋滋的。

  边疆的县城很小,书籍也很少,有时也跑些空路,买不着书。我便开始在全国邮购。不知不觉中,几年下来便积成有一两箱的书。多是古今中外的名著,除中国四大古典名著外,它们中有雨果的《悲惨世界》,托尔斯泰的《复活》,图格涅夫的《猎人笔记》,海明威的巜老人与海》,矛盾的《子夜》,巴金的《家》,杨益言的《红岩》,柳青的《创业史》,还有巜烈火金钢》,《林海雪原》等等。我从这些书中看到了另一个精彩的世界,犹其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的形象,更鼓励着我不怕吃苦,守卫边疆的决心。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至今还留在我心中:“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我从这些书中吸取大量的营养,一边读书,一边学习写作,文章还上了新疆军区战旗报。复员时,别人大量购土特产回家,因为我平时把津贴全购了书,身上没钱购物,就把几百本书如宝贝似的打捆搬回了家,拢家时,大家还笑话我呢,说我啥特产也没带,几千里就搬两箱书。我奶奶说,你把书来当饭吃哟。我说,这可比吃饭还香啊,逗得他们一阵大笑。他们哪里知道,在那枯燥艰苦的日子里,是这些书给我带来了欢乐,给了我精神鼓舞。

  我复员回家,没有工作,就在街尾的收花站打工。在此认识了潘闰,他当时是收花站的验级员,瘦精的小伙子,嘴上一抹小胡子,上身着黄色军衣,下身一条时髦的咖啡色直筒裤,时常手里抱着一本书啃,爱好文学,读书,购书,写诗,成了他生活的乐趣。寝室里,地上桌上都零乱堆了一大堆书。有一天,他到我家玩,在书堆里翻到了这本巜复活》,便要借去看。后来,我因为长期坚持读书学习,也考上了公务员离开了收花站,那本书就丢在了他那里。

  参加了工作后,我仍然改不了读书的习惯,读书成了我生命中每天要吸收的新鲜空气,一天不吸收就难受。我又把这些书带到了单位。

  前些年,单位来了些年轻人,我退居二线,因住房打紧,我就主动将寝室让给了他们,我告诉他们,书籍暂时留在这里,以后我来拿。不曾想两个月后我去搬书,两麻袋书籍不翼而飞,我问年轻人,他们说叫谌大爷搬去卖了。我突然傻了眼,脑袋嗡嗡作响,这是我四十多年的珍藏啊!我恨不得立即给他一顿揍,但几十年的磨砺和干部休养让我克制住了自己。最后,我对他说,“你们都是大学生呀,应该珍爱书籍,多读书,多学习哟。书籍是什么?书籍是人类的精神粮食,是社会的宝贵财富,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你们丢掉的是我几十年的心血啊。我的青春岁月,就是在读这些书本中渡过的。”青年人见我很愤慨,但又语重心长,知道做了傻事错事,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事已至此,作为他们的前辈,我只能选择了宽容。

  事后我还了解到,谌大爷满头大汗把书搬下了楼,搬不动,还找来了手推车,才将这些书送到了废品收购站,卖了几十元呢。就这样,我四十余年的珍藏书籍,被两位年轻后生毁掉了。事后,我像丢失了一件家传至宝,无精打彩了好长时间。

  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读书,犹其是读经典,心灵会得到充实,得到滋养,收获快乐。但一本巜复活》逃过了灾难,当今很多年轻人不看书,把闲暇时间全用在玩手机,越玩心里越空虚,有的甚至丧失了理想和信念,读书的心不“复活”,再多的名著也必将“死去”呀,我们应该放下手机多读书啊。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

  李德富,四川射洪市人,共产党员,复退军人,公务员。热爱诗歌和文学,射洪市作家协会会员,陈子昂文学社会员,陈子昂诗社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川中文学》,《四川农村日报》,《中国建设报》,《河南科技报》,《金昌日报》,《芜湖日报》,《海口日报》,《广饶大众报》,《义乌商报》,《三江都市报》,《界首时报》等刊物和网络平台。




上一篇:掌阅携手中国移动共创“笔尖下的5G故事”
下一篇:返回列表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